上海汉唐会所

转 田被他人耕,马被他人骑
田被他人耕,马被他人骑 田被他人耕,马被他人骑 ——庄子丧妻击缶而歌 战国时期,著名哲学家庄子有一个贤惠能干的妻子,两人一生都恩恩爱爱,他的妻子因病去世。庄子的朋友惠子前来吊唁,见庄子左手拿着瓦盆,右手拿着木棍敲着,边敲边唱,惠子不解。庄子说人都有生死的,如同四季交替一样。庄子为什么击缶而歌呢? 请看《庄子试妻》的故事: 庄周娶过三个妻子,原配妻子生病去世,第二任妻子因为有过错被他休了,第三任妻子是齐王的侄女田氏。 庄周在齐国游学的时候,齐王看重他的人品,就把侄女嫁给了他。田氏比庄周的前两个妻子美丽,花容月貌,风姿绰约。夫妻二人相敬如宾,如鱼得水。楚威王听说庄周的大名,派人带着黄金彩缎,聘请他到楚国做宰相。庄周没有答应,带着妻子回到宋国,隐居在曹州南面的华山中了。   一天,庄周来到华山脚下,看见一座新坟,土还没有干。这座坟旁边,坐着一个穿孝服的小媳妇,正拿把扇子,对着坟上的土扇个不停。  庄周感到奇怪,就走上前2021上海劳模创新工作室问:“夫人,坟里安葬的是什么人啊?为什么拿扇子去扇坟上的土啊?一定有原因吧?”  那个小媳妇并不站起来,还拿扇子一直地扇,边扇边回答:“坟里安葬的是我丈夫,不幸去世了,埋葬在这儿。他生前与我十分恩爱,临死都不能割舍夫妻的情分,于是留下遗言,要等到他坟上的土干了,才让我自由改嫁。坟上是新土,怎么能马上就干呢?所以我才拿扇子扇它。”  真是,听时笑破千人口,说出加添一段羞。  庄周心想:“这妇人好性急!亏她还说丈夫在世时,夫妻恩爱!如果夫妻不恩爱,还要做出什么样的事呢?”就对她说:“夫人,你要让新土马上干燥吗?这非常容易,我愿意帮你扇干它。”  小媳妇一听,立刻站起来,向庄周深深地行个礼说:“多谢您啦!”说完,把上海闵行区水磨地方扇子递给庄周。庄周施起法术,举着扇子向坟顶扇了儿下,那坟上的土马上干了。  小媳妇顿时眉开眼笑,从头上拔下一支银钗,连同那把扇子送给庄周,作为谢礼。庄周把银钗还给她,只接受了那把扇子。小媳妇也不推辞,拿回银钗,高高兴兴地走了。  庄周闷闷不乐地回到家里,拿着扇子,不停感叹。不是冤家不聚头,冤家相聚几时休?早知死后无情义, 索把生前恩爱勾。  田氏听见庄周一直叹气,就问:“你为什么事叹气呀?这把扇子是从哪里得来的?”  于是,庄周就把遇到小媳妇扇坟的事说了遍。然后举着手里的扇子:“这是小媳妇拿着扇坟的扇子,因为我帮她扇干新土,所以她把这个送给我作谢礼。田氏听后,也十分气愤:“这样薄情的妻子,世间少有!”  庄周笑着说:“不要空口白话,若赶我不幸去世,难道你可以三五年不改嫁?”田氏一本正经地说:“忠臣不事二主,烈女不事二夫。谁见过好人家的女子喝两家的茶,睡两家的床?如果不幸轮到我守寡,别说三年五载,就是一辈子也不会改嫁!  庄周招摇头:“不好说,不好说!庄子道: 生前个个说恩深,死后人人欲扇坟。 画龙画虎难画骨,知人知面不知心。  田氏听了大怒,骂道:“有志气的女子,胜过男人。像你这样无情无意的,死了一个老婆,又找一个。休了一个老婆,又娶一个,还以为别人也和你一样。我们女人家,是要从一而终的!  说完,从庄周手里枪过扇子,撕得粉碎。庄周感叹道:“不要生气,但愿你能这样争气啊!  几天后,庄周忽然生病,越来越重。田氏守在他的床头,哭个不停。  庄周对她说:“我病成这样,拖不了多长时间。可惜那天你把扇子撕碎了,要是留到现在,正好可以扇坟!  田氏含泪说:“你不要多心!我知书答礼,一定会从一而终。如果你不相信,我愿意死在你的前面,表明心志!庄周说:“听了你的话,我死也瞑目。说完,就咽气了。  田氏放声大哭,随后又找人准备寿衣棺材,安排后事。山前山后的村民,知道庄周是名士,纷纷赶来吊孝。  庄周死后的第七天,忽然来了一个年轻的书生。这人无上海工作室外卖比俊俏,身穿紫衣,头带黑帽,带着一个老仆人。他自称是楚国的王孙,当年曾经和庄周有过约定,要拜庄周做老师。所以,今天特地来拜访。  楚王孙见庄周已经去世,连说:“可惜啊!并忙着脱下彩衣,叫老仆人从包裹里取出素色衣服穿上。  然后,他在庄周的灵位前拜了拜说:“弟子和您无缘,不能见面求教,愿意为老师服丧百天:然后又拜了拜,流着泪站起,让老仆人去请田氏出来相见。  田氏刚开始推辞不见,楚王孙又让人来请,只得出来与他相见。她看到楚王孙长相标致,心里竟暗暗喜欢上了他。  楚王孙对她说:“我想借您的房子,暂住百天,一来服了老师的丧,二来想借老师留下的书看一下。”  田氏一听,心里十分高兴,笑着说:“这样的交情,住多久都没关系。”于是,马上准备酒菜,款待楚王孙。饭后,田氏把庄周所写的《南华真经》和老子的《道德经》都拿出来,献给楚王孙,楚王孙连连道谢。  草堂中间摆放着庄周的灵位,楚王孙在左边房里住下。田氏每天上海模特上门预约用哭灵做借口,来到左边房间和王孙搭话。二人越来越熟,眉目传情,难以自禁。  转眼,楚王孙来这儿有半个月了。田氏悄悄地叫来楚王孙的老仆人,问道:“你主人有没有成亲?”  老仆人回答:“没有成亲。”  田氏又问:“你主人要找什么样的女子才肯成亲?”  老仆人说:“他曾经和我提过,如果遇到像夫人这样美丽的女子,他就心满意足了。”  田氏一听,眉开眼笑:“我求您老人家做媒人去说合,上海指压飞机店如果王孙不嫌弃,我情愿嫁给他。”  老仆人摇头,很为难:“他也曾经和我说过,虽然爱慕夫人,但是碍着师生名分,怕让人说闲话。”  田氏露出无所谓的样子:“你主人和我丈夫只是口头约定,算不上师生,而且这里偏僻,谁会说闲话啊?您老人家一定要促成这件事!”老仆人答应了她。  第二天,田氏再次叫老仆人进房,问他结果如何。老仆人摇摇头,说:“不成!不成!”  田氏很奇怪,忙问:“为什么不行?难道你没有把昨天那些话和王孙说清楚?”  老仆人回答:“我都说了,可我主人说得也有道理。他说夫人的容貌,当然没话说。没有进行拜师礼,也可以不算师徒。但有三件事不好办啊!所以不能成亲。”  田氏连忙问:“哪三件事?”  老仆人慢慢道出原因:“我主人说:‘草堂里现在摆着一口棺材,我却和夫人拜堂,于心不忍。二来庄先生与夫人是恩爱夫妻,他又是德才兼备的名士,我的学问不如他,害怕夫人瞧不起。三来我的行李还在后边,没到这里,没有钱做聘礼筵席的费用,因为这三件事,所以不能成亲。’”  田氏听后,如释重负:“原来是这三件事呀!都不必担心。棺材没有生根,屋后还有一间破房空着,把它抬进去就行。第二件,我丈夫哪里是德才兼备的名士呢?当初因不能持家,休了妻子。  楚威王只听了他的虚名,就派人带厚礼聘他去做宰相。他有自知之明,知道无法胜任,逃到这儿。上个月,他独自在山下行走,遇到一个寡妇,就调戏她,抢她的扇子。而后又把那扇子带回家来,让我撕碎了。  他临死前几天,我们还吵了一架,又有什么恩爱啊!你主人不同,他年轻好学,前途不可限量!第三件也好解决,我自己做主嫁他,谁还要聘礼呢?这里有私下攒的二十两银子,送给你主人做新衣服。你再去说说,如果王孙愿意,今晚就拜堂成亲。”  老仆人收下她的二十两银子,回去和主人说这件事,楚王孙只好答应成亲。老仆人把这个消息告诉给田氏。她一听,马上欢天喜地脱下孝服,换了一套彩色的衣服,叫老仆人找来附近的村民,让他们把庄周的灵枢抬到后面破屋里。  这晚,草堂内灯火通明。两人拜堂完毕,手拉手走向洞房。  刚走了儿步,楚王孙忽然倒在地下,双手捂着胸口,喊着心口疼。田氏急忙问:“你这是怎么了?”王孙疼得说不出话,奄奄一息。  老仆人十分焦急,告诉田氏:“这是小主人的老毛上海水磨微信工作室病,每一两年发作一次,无药可治,必须用活人脑髓和着热酒让他吞下去,才见效。  以前每次发上海油压店2021微信群病的时候,楚王都派人取死囚的脑髓给他服用。如今在山里,哪里有死囚?他没有救了!”  田氏不假思索地问:“不知道死人的脑髓能用吗?”老仆人回答:“太医说,死了不到四十九天的,也可以用。”  田氏一听,舒了口气:“我丈夫才死二十多天,为什么不开棺取他的脑髓呢?”  于是,田氏让老仆人伺候王孙,自己找到砍柴用的斧头,  一手提着斧头,一手提着灯笼,来到后面的破屋里。田氏把灯笼放到棺材盖上,双于举起斧头,向棺材劈去。只一斧头就劈开一块木头,又一斧头下去,棺盖就裂开了。  棺盖一开,那庄周竟然一面叹气,一面从棺材里坐了起来。田氏被吓得两腿发抖,斧头也失手掉到地上。庄周说:“夫人扶我出来上海前列腺按摩店2019吧!田氏没有办法,只好扶他从棺材里出来。  庄周提着灯笼,田氏跟在他后面,一起往前面走。田氏知道房里有人,所以胆战心惊。进房一看,楚王孙主仆竟消失得无影无踪。  田氏虽然感到奇怪,却也放下心来,对庄周解释道:“从你死后,我一天到晚地想你,刚才听见棺材里有动静,希望你复活,所以拿斧头劈开棺材。谢天谢地,你果然复活啦!  庄周听了,说:“多谢夫人的情意了!只是,你守孝没多久,为什么穿着彩色的衣服?田氏又解释说:“开棺见喜,我换了彩色的衣服,图个吉利。”  庄周点点头:“原来是这样啊!还有一件事我不明白,棺材为什么不放在草堂里,却扔在破屋中,难道这也是图个吉利?田氏被问得说不出话来。庄周又看了一眼满桌的酒菜,也不再说别的,只叫田氏热酒。  庄周放开酒量,一连喝了几大杯。田氏不知好歹,甜言蜜语,想哄庄周上床休息。庄周已经喝得大醉,向田氏要来纸和笔,写了四句诗: 从前了却冤家债,你爱之时我不爱。 若重与你做夫妻,怕你巨斧劈开天灵盖。又: 夫妻百年有何恩,见了新人忘旧人! 今得盖爱上海贵族宝贝龙凤 js棺遭斧劈,如何等待扇干坟?  田氏看了这四句诗,满脸羞愧,哑口无言。  庄周又对她说:“我让你看两个人。”随后用手向门外一指。田氏回头一看,吓了跳,只见楚王孙和老仆人走了进来。转过头来却发现庄周不见了,再回头看时,连楚王孙主仆都不见了。  哪里有什么楚王孙和老仆人呢?这都是庄周分身变化的法术。  田氏精神恍惚,感到没脸见人,解下腰带,悬梁自缢了。庄周见田氏死了,就解下她的尸体,用劈破的棺材盛放了她。自己靠着棺材坐下,随手拿起一个瓦盆,边敲边唱道:  大块无心兮,生我与伊。我非伊夫兮,伊非我妻。偏然邂逅兮,一室同居。大限既终兮,有合有离。人生之无良兮,生死情移。真情既见兮,不死何为!伊生兮拣择去取,伊死兮还返空虚。伊吊我兮,赠我以巨斧;我吊伊兮,慰伊以歌词。斧声起兮我复活,歌声发兮伊可知!嘻嘻,敲碎瓦盆不再鼓,伊是何人我是谁!  庄生歌罢,又吟诗四句: 你死我必埋,我死你必嫁。 我若真个死,一场大笑话!又: 妻死我必埋,我死妻必嫁。 我若先死时,一场大笑话。 田被他人耕,马被他人骑。 妻被他人恋,子被他人打。 从此痛伤心,相看泪不下。 世人说我不悲伤,我笑世人空断肠。 人死若还哭得转,我定千悲泪万行。 然后,他大笑一声,打碎了瓦盆,放了一把火,把房子点着了,和棺材一起化为了灰烬。 从这以后,庄周云游四方,终身没有再娶。
这个故事没看懂,庄子明明偏偏知道妻子是凡人,会犯错,为什么还要挖好个坑让人跳呢?妻子好可怜,也许嫁个农民没什么心眼的结局就不这样了
夫妻本是同林鸟,大难来时各自飞
在东周列国志的时候看到的故事。当时笑了许久,可是现在笑不出来了。这个就是社会的现实呢
现代社会观,还是原始社会好!!!
兄弟呀,你咋那么善良呢,不是挖坑让老婆跳,问题是老婆先贬低别人抬高自己,信誓旦旦自己如何如何,才勾起试她的欲望吗,看言行一致否,如若那老婆以理解别人的态度,或许庄子也就不会试她了。
各自飞也无所谓,但话得说在明处,别信誓旦旦的做贞洁烈妇状误导别人,你说呢,兄弟
不敢苟同,你说的可是母系氏族社会
兄弟,要笑着看社会,好人还是有的,并且不会太少
聪慧、犀利的果果姐,祝福您!
谢谢妹妹的夸奖,我转这文的原因,就是希望大家睁大慧眼别误会了实在人,别上虚伪人得当,祝妹妹好运呀!
仙人试凡人,试一个倒一个,没什么可试性,我们总是站在弱者的立场说话。故事里的事,说是就是不是也是,,,,,
唉,兄弟你都给整迷糊了
拜读楼主好文。也许没有楚王孙,田氏真的为他守孝终身,也许田氏和楚王孙成亲,数年后会郁郁寡欢,常常念起庄子的好。以最诱人的美好去试探爱人失落后的忠贞,人非圣贤孰能无过?以庄子之智慧,竟参悟不透这个浅显的道理,本来夫妻恩爱,相敬如宾,举案齐眉,一个才华横溢,一个貌美如花,结果竟然落得夫妻无颜面对,一个悬梁自尽,上海自带工作室微信一个浪迹天涯。现今仍有多少自扰的男男女女在问着:“我和你妈掉水里,你先救谁?”这个傻得不能再傻的问题,自以为聪明的以“诱惑”试探着自己的另一半。爱本来很简单,我只要自己的简单爱。天下本无事,庸人自扰之!
兄弟,咱俩的理解是不一样的,我的理解是,庄子不是不能接受夫死妻速嫁,如若不能接受就不会帮小媳妇扇坟,谁人做事只要不害人都是有原因的,理解万岁嘛。回家后就这件事田氏的态度让人想试,一个信誓旦旦的贞洁烈女,要是我,也想试试她是否言行一致。
有句话说的好,虚伪的朋友比公开的敌人更可恶,那么虚伪的爱人呢?一天到晚假假假,装装装,整天一个贤良淑德贞洁烈女一副圣人的嘴脸,而行为却不然。而扇坟的小媳妇,虽然性急了点,但却履行了和亡夫的约定
亲爱的朋友,如果你男人说“如果有人拿枪向你射击,我一定会抱着你替你挡这一枪。”你真的会残忍的试一下吗?你可以用个仿真的手枪,雇人来射击,可是如果你的男人没有挡这一枪,看着你倒下,然后向对方求饶,你会微笑着站起来看你的男人手足无措吗?如果你的男人给你解释:我们3人在狭小空间,我挡这一枪你也必死,我不求饶我们都完完,我只是伺机报仇,我只是安顿好我们的父母孩子买好武器再报仇。”你会信吗不要试探自己的爱人,既然爱,就相信彼此
只有跑死的马没有耕坏的田纯属疯言疯语路过顶贴盖楼
我真佩服你的智商,也真佩服你的水平,假如我的男人说这样的话,还得看在什么场合下说的,如果不是说给别人听,而是单单说给我听,并且是在亵渎别人抬高自己,我会和他沟通,如若他不听劝说,一意孤行我就试他,如若真如你所言这样的男人不要也罢。 再告诉你一句,不是在试恋人,而是在试是否可以称其为人
说的也有道理,哈哈
是的老姐我很赞同